今我来思

一只特立独行的猪

借用鲁迅的一句话


“人类的感情是互不相通的,我只是觉得他们吵闹。”


小妹妹好好学习吧


漫威是魔鬼吧。


我要死了真的。


过分难过


我不希望你受委屈鸭pwp


你好呀。






我叫十九,叫小九、九九都可以,如果愿意叫我小姐姐我就不胜感激啦!









日常爱好是抱着被子睡到日上三竿,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刷牙洗脸加发呆,之后一屁股坐到沙发上,懒到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,更别说吃饭了。

尝试换不同的文风来挑战自己,但总因为文笔不够又写回了沙雕文。








很感谢每一位喜欢着或者喜欢过我和我辣鸡文笔的人。

我不是什么大佬,我的笔也没沾过什么湘江水,我不会洋洋洒洒意气风发的写出一篇令天地动容鬼神失色的好文章,更不会尝试着去说出他们到底有多好。

若无春风才笔则不能在他们身上挥就哪怕分毫。

他们像诗人独饮一坛却不曾开口,画家提笔悬腕却不曾落墨,等到事后回想起,方觉美不胜收。










我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理科生,每天在数理化生的大坑里摸爬滚打,遣词造句都乏善可陈,实在是难登大雅之堂。

最擅长的文体只怕是考场作文了吧。考场作文也算给我面子,每次都在50到54分波动,可能这也给我养成了一个很奇怪的习惯,不在方格纸上写一遍就出来的东西一定会非常糟糕。大概这就是为什么我发在lof上的东西老是这么糟糕。

能被你们看到并且喜欢真的是非常荣幸了。









如果可以,我想请你来我的世界里看看,看看这里的山川河流,渭雨轻尘;看看这里的
牧童遥指,人间白头;看看这里的星辰大海,独木行舟。





愿我能同你们并肩星洲。

18.10.6

占tag致歉。到点删。

214粉了诶!

凑个情人节。

来吧这条下面开放点梗。

截止到九月一号晚上!

我尽力而为。

开车也行段子也行all你也行干啥都行,你们开心就好。

——截止啦!!

【美队x你】绝对占有 Ⅲ  

♦高亮!慎入!慎入!♦

第三章黑盾出现!如有ooc纯属正常,大佬们轻拍。

☆Bucky还是布鲁克林一枝花!!!

以上↑↑↑

能接受请往下!!








  噢,上药。

  你都忘了这档子事了。典型的好了伤疤忘了痛。

  你乖乖翻个身趴下,等Steve给你上药。

  Steve把你的衣服掀开,露出你光滑的脊背,由于你没有穿内////衣,蝴蝶骨与良好的背肌一览无余,上面的青紫好得七七八八。虽然昨晚并没有在后背留下过多的痕迹,但几小朵红梅还是让他眼底翻涌起情愫。

  他把拧开的药瓶放在你床头柜上,趁你还在昏沉时一把扯下你身上的衣物,开始了你们的晨间运动。

  他有力的撞击着你,你那本就不结实的小床更是摇摇晃晃,好像随时都要倒塌下去。床头柜上的药瓶也疯狂的晃动着,趁你俩不注意,“哐”的一下掉到地上了。满满的药味儿盖住了本该有的情欲味儿。

  当然,你顺理成章的没去训练。Steve帮你请的假,理由是昨天加训过重,身体机能恢复不了。

  于是当你颤颤巍巍一只手扶墙,一只手扶腰的走过大家面前时,大家都觉得你太惨了,被欺负成这样还要按时起床,自己去医务室。你们组所有男孩子全都在心底暗暗发誓要对你再温柔一些。

 















  当你吃力的推开医务室的门时,发现里面不止有医生,还有一位穿军装的士兵和医生谈得正欢,衣服和Steve第一次与你见面时穿的正装有些相像。至于官职,你看不懂几杠几星的,也不敢妄下定论,不过看样子大概也是军官级别的。

  你大致在脑内搜索了一下这个人,完全没有头绪。他的脸不像Steve那样棱角分明,显得柔和很多,比起Steve蓝色眼睛里满满的深邃,那人的绿眼睛在光线下显得分外柔和,里面像汪了一湖水一样,引人注目。

  “Morning,Milla”医生看向你,给你打了个招呼。

  “Morning”你朝两人点头,笑了笑,又扶着墙走到医生旁边,然后开口:“医生,上次您给我的药用完了。”

  医生看了看你,问你:“才给你的时候还是满满一瓶,怎么现在就用完了?”

  “Er…可能我身上伤比较多。”你掂量着,觉得比起说出打洒药水,还是用完更实际。

  “Mr.Rogers还在给你加训?”医生拿出纸,记录用药情况的同时顺口问你。

  “嗯,是的,大概是我真的体能太差了吧。”你默默点了点头,脸上却在发烧,要是真的用药这么快,那我应该就别想好了。

  一旁的那人听到这个插了句嘴:“Steve还是这么严格啊。”

  “您认识Mr.Rogers?”你惊异的抬头。敢直呼其名的人应该和Steve渊源不浅呐。

  “岂止是认识,我们熟的可以穿一条裤子。”那人笑着和你说。

  然后他伸出手,说:“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巴基巴恩斯,你可以叫我Bucky,我和Steve从小一块儿长大,可以说最了解他的人,除了他自己,就是我。”

  “您好,我是Milla,本职工作是个牙医。”你也伸出手,和他的手掌握在一起。他的手指有层薄茧,但掌心却异常的柔软干爽。你想起自己还没和Steve牵过手,有点难过。

  这时,医生把药递给你,示意你可以了,你朝他道了声谢,打算离去。

  “这么美丽的小姐受了伤不好好休息,还打算去训练场吗?”Bucky在你身后调侃你。

  “我去给Mr.Rogers说一声,然后回寝室休息。”你回答道。

  “这样吧,我陪你过去,顺便看看我那从小玩到大的发小。”他拍了拍你的肩,帮你拿着你的药,配合你的脚步慢慢往操场上走去。

  从医务室到操场的路并不远,但是你实在是走得太慢了,感觉像是走了一个世纪。好在Bucky为人风趣,不仅让你在离操场一段距离时扶着他,还一直在给你讲过去他和Steve的事,逗得你笑个不停,没让你因为这看似亲密的举动过于难堪。等快到操场时,你松开了他,装作没事一样的,一步步的朝Steve 走去。

 










  而一旁正在训练的Steve老早就注意到你和Bucky了,刚开始你只是和他在正常交谈,到后面你直接整个人附在他身上,笑得还是那么的开心那么的耀眼,看的Steve有些晃神。你很少这么对着他笑,或者说几乎没有过。一种莫名的情绪在他的胸腔里发芽,肆意的长成参天大树,露出了心底本该有的阴暗。

  为什么她会对别人笑得那么开心。

  不,我不允许。

  不允许。

  而后你们又装作若无其事的分开。这让Steve心中的那种像是嫉妒又像是渴望的心里再次疯长。他想再次狠狠的占有你,让你红着眼睛,张着嘴,一次又一次的喊出他的名字,一次又一次的求他。

  “Hey,Steve,想我没有。”在Steve乱想的时候,你们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,显然Bucky没有注意到Steve的神情,很是轻松的去拍了Steve的肩膀。

  Steve笑着抓住他的手,给了他一个拥抱。

  老朋友见面话总是分外的多。不多时就把站在一旁的你忽略了。

  其实Steve是刻意的,他想放放你,让你知道惹恼他的后果。

  突然,Bucky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指了指你。你愣了愣,开口说道:“Mr.Rogers,我已经开好药了,就先回寝室了,劳烦您费心了。”

  “不,你去趟我的办公室,我有事找你。”他看着你,眼神像是看到了猎物的猎人,让你背后有些发毛。

  “好。”你点了点头,刚想离开,又被Bucky拉住。“你的药。”他递给你。你道了声谢,向他笑笑后离开了。

  Steve眯了眯眼,看着你远离的方向,眼里是道不清的情愫。




点我查看放飞自我的办公室小破car√











——tbc





不好意思大家

lo主要开学了

应该是周末得不到手机的Orz

对不起大家QAQ

所以大概这篇文章暂封

解封要到寒假了吧呜呜呜

国庆可能会更一个番外也说不定(这要看lo主的月考成绩QAQ)

谢谢大家的喜欢

也谢谢大家对我这么差劲的文笔的包容

自从发了这个点第一篇我就迷之开始疯狂涨粉,我也是第一次尝试黑化梗,谢谢大家不嫌弃呀。

【鞠躬x】

新脑洞,复联学院。

今日份的快乐源泉

如果喜欢的人多我就继续,不喜欢就算了。

【恋与漫威/all你】当你喝醉

☆对不起大家,傻子lo主还是没卡出美队那篇,先用这个抵一抵债。

☆轻松甜宠向!

☆第一次写团宠,私设小蜘蛛成年,私设Thor的锤子还在!希望喜欢,ooc慎。

☆私设女主名字Cloris

















  成功消灭灭霸后,复仇者们在妇联大厦举行了party,身为复联团宠加吉祥物的你,自然也被邀请到了这场狂欢中。

 

  Thor又在让别人试他的锤子,前提是今天幻视和旺达在吧台调情,Tony再次上前,带着没试过锤子的Stephen跃跃欲试;Loki穿着合身的西服站在落地窗前俯瞰着这片土地;Banner和Natasha坐在小沙发上笑得正开心;Steve和Bucky两个百岁老人在Thor身边看热闹;你和Peter坐在一旁的凳子上,百无聊赖的一杯一杯喝着酒。

  “嘿,Peter,你喝过中国产的酒吗”你端着玻璃杯摇了摇杯中的液体。杯中的冰块儿丁零当啷的响着,很是清脆。

“Er…暂时没有,好喝吗?”他看着你,眼里充满了好奇。

  “嘻嘻……我也不知道啦……我只喝啤酒。”你笑着回答他。不知道为什么,你以前的朋友都不和你喝酒,问起原因来他们也支支吾吾不说话。你的脸颊因为酒精的作用而显得粉扑扑的,脑袋也开始有些混沌,你发现Peter变成了两个人:“Peter……你多久……和Loki……学会的……分身术……啊……”


  然后你“哐”的一下倒在了桌子上,眼前一片漆黑。手中的玻璃杯掉到了地上,里面冰凉的液体浸湿你的裙子黏在你的大腿上,桌上的酒瓶也被你拂下去不少,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全往地上砸。

  大家纷纷转头过来看着你,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你身边。

  
  Tony看了看你脚边幸存的酒瓶,大概有5个空瓶,Tony顿时感到头大。他问Peter:“你怎么不拦着Cloris一点?”

  “我忘了……而且Cloris她一直在和我说话的啊!我没有注意到她喝了这么多!”Peter奶声奶气的小声逼逼。

  气氛很是微妙。

  “OK,fine.Wanda和Natasha你们两个先带Cloris去换衣服,她裙子湿透了。”最先反应过来的美队立马下令。

  还没等那两人过来架着你去你的房间,你就“噌”一下跳起来,大吼:“我就说总有刁民想害朕!来人呐!把她俩拉出去砍了!”

  愣在原地的众人不知所措。3秒后集体发出爆笑。这丫头是真喝多了。

  你看着大家都不配合你,还笑,很不爽。于是你走到Tony面前,对他说:“Iron-Man,你要保卫世界和平。”

  Tony敛了敛笑,装作一本正经的问你:“怎么了,我美丽的小姐?”

  “有人要偷走能量源!”语毕你还装模作样的挥了挥拳头,“他们要做很坏很坏的事!我们中有卧底!卧底就是……”

  你伸手指向在一旁吃李子的Bucky。

  Bucky吓得李子都掉了。

  他望向身旁的Steve,Steve一脸无奈的看着他,对于这样的你,Steve真是无计可施。

  你走上前去,捏着Bucky的下巴,装作自己很狂拽酷炫的样子,“听说你是布鲁克林一枝花?”

  Bucky点了点头。他还没入戏。

  “魔镜啊墨镜,告诉我,谁是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,我,还是Steve。”你立马翻脸比翻书还快,摸着Bucky的脸,十分虔诚的问出了这么一句令人啼笑皆非的话。

  本来因为你和Bucky过于暧昧的举动,其他人都有些坐不住了,听到这句话却又觉得十分好笑,一时间打算看看Bucky是什么反应。

  “Er……当然是你了,我美丽的小姐。”Bucky愣了一下之后很快也入戏了。

  谁知你突然皱起眉,说:“你迟疑了!你个骗子!”然后跑到Steve身边,一把抱住他就开始假哭:“呜呜呜Cap你要帮我鸣不平啊,Iron-Man靠不住,魔镜也骗我,只有你了。”

  听到这番话,Tony和Bucky表示躺枪什么的真的很无辜啊。

 
  你表示Cap的胸真的好好埋啊,软软的,你伸手捏了捏,还嘟囔着:“Cap,你这胸少说也有C”

  其他人,尤其是以Peter为主的,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一帮人,笑到快要捶地。敢捏美队的胸还让美队不敢还手的人,你是第一个。

  “No,no,no.”Tony在一旁晃了晃手指,笑道,“少说也是D”

  众人都向Tony投去一个戏谑的眼神,你很懂啊兄弟。

  你低头看了看自己B的胸,放开Steve,跑到Stephen身边,拽着他的小红坐在地上就开始嚎:“Stephen你以前不是医生吗!你把我变成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好不好!比Steve美就可以了。”

  “这个……有一定的难度啊”Stephen蹲下来揉了揉你的头。性别不同怎么比啊。

  你委屈看着他,抱着他的小红擦了把脸,眼泪鼻涕汗水一把都糊上去了,当是泄愤。然后起身走到Thor面前,Loki不知什么时候也站到了他身后。

  “Thor,你说,我美还是Steve美。”

  “当然是你啊”Thor一脸慈祥的看着你。

  你美滋滋的笑了,又问:“我和Loki谁最美啊。”

  Thor觉得此时Loki发出了捅肾警告,而你又在无理取闹,让他一个头两个大。于是他沉默了。

  你瘪了瘪嘴,“Thor是大坏蛋!”又向Loki看去:“Loki,你美还是我美。”语毕还眨了眨眼。

  “也许你可以问问Peter”Loki笑得好看,像只狡猾的猫。

  你像是被蛊惑了一样,呆呆的朝Peter走去,成功捕捉到Peter笑容渐渐消失。

  然后“咣”一下,你倒在地上了。

  “你对她做了什么?”一屋子的人怒视Loki。

  “没什么,让小猫咪早点睡觉罢了。”他很是不以为意,“晚睡对身体不好哦!”他走到你身边,蹲下来摸了摸你的脸颊。

  于是再次让Wanda和Natasha把你扶回去换衣服,擦个身子。

  刚把你放在床上安顿好,你房间外乌泱泱的一堆人就进来了,他们都想看看你怎么样了。

  谁知你突然动了起来,躺在床上挥着手说:“后面的复仇者,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!”

  “哟,哟,切克闹,皇后区三明治来一套!我说酸黄瓜你说要!”

  “酸黄瓜!” “要!”

  “酸黄瓜!” “要!”

  “酸黄瓜!” “要要要要要!”

  以上全是你的自言自语,搞得一屋子的人又尴尬,又想笑。

 
  好不容易,你停下来了,众人都以为你消停了,刚想给你关灯,就发现你翻了个身,趴在床上。

  “A面播放完毕,下面播放B面”

  还带A,B面自动翻页的啊,一屋子人快笑疯了,连不怎么笑的Loki都笑了,更别说笑得互相搀扶的大家了,Cloris是个什么活宝。

  那天晚上应该是打完仗以来复仇者们最开心的一个晚上了,你的糗样被他们看了个透。第二天起来,大家看你的眼神里都充满了调侃,你一头雾水:“怎么了?都这么看着我干什么?我又不是国宝。”

  是啊,你不是国宝,是大家的活宝。大家对前一天的事都闭口不谈,连小蜘蛛也是。

  你得知事情的真相是因为你悄悄的问了Friday。你看着视频里毫无形象可言的你,发誓,再也不喝酒了。












——E.N.D







沙雕小短文!

希望喜欢!!

我是尽量在想笑点了!如果还是尴尬的话……我也没办法了QAQ

我说几个会触怒写手的点

简直不要更贴切

免庖丁:

1. 平时不留言、不点赞、不推荐,只有催更时出现;
2. 催更时只写“催更”、“什么时候更”、“多久更新”,口气活像年关来讨债的;
3. 真因为热度太低准备弃坑,或者真的弃坑了以后,出现从未留言、点赞、评论过的ID:“大大不要啊我一直在看呢”,但写手恢复更新后还是看不见这个人,薛定谔的读者;
4. 石墨挂了,蹭蹭出来一堆留言:“挂了” “求补档”,但是真补了以后就没声音了。


以上允许转载。

【美队x你】绝对占有(Ⅱ)

♦警告!!有车!!!♦

☆注意事项见上篇:绝对占有 Ⅰ

☆卡了半天像个难产的老母亲,终于产出一辆小破车了。肉很柴,别嫌弃。

以上↑↑↑

能接受请向下👇👇👇👇
















  当他再次带你到训练场时,你长出一口气,还好,近身格斗。打两下认输就好了。你想着。你怕再和他弄出点什么破事你又开始做那种奇奇怪怪的梦。

 
  确实,你连挣扎都没挣扎,就和他扑腾了两下。都没等他反扣你的手,只是把你摁在地上,你就跟他说:“我认输。”

  他低头看着你,你觉得你受到了一股压迫,那人的气场过于强大。由于背光你看不清他的情绪,但你想他应该是不高兴的。

  其实Steve不止不高兴,更多的是疑惑,因为你从来没有这样过。

  先不提你近期对他的避之不及,今晚你的态度就很令人恼火。自从他和你近身格斗以来,每次都是一定要打到你精疲力尽。

  经常都是他问你:“认不认输?”因为他看着你明明已经很累,汗水糊了你满脸,头发也散乱了下来,但就是那双眼睛,依旧明亮,里面有着不息的斗志,像天上的星星,也像极了曾经那个布鲁克林瘦小的Steve Rogers,充满力量的喊出“不认”

  一种莫名的情愫在他的胸腔中散开,像是和记忆中的那一段重逢了,说不上是喜欢多一点还是心疼多一点。

  有一个他很想抱住你,然后告诉你“你真的很棒了”;另一个他在体内叫嚣着“让她向你求饶!让她求饶”。

  多数情况下对别人,Steve是第一个“他”,到了你这儿不知道为什么就变成了第二个“他”,这种感觉Steve本人也说不清楚。

  当很久以后他回想起这段经历时才顿悟,那种感觉是占有。

  不受大脑控制的,来自内心深处最原始的欲望的占有。

  奋不顾身,不由自己。

  今天一反常态的,你不敢看他的眼睛,随意打了两下就说“我认输”,他觉得有问题。

  他放开你,等你站起来后问:“为什么躲我?”

  “啊?我……我没有啊”你有点心虚,不知道他是指最近的种种行径还是今晚的这点破事儿。衣服的下摆已经被你搓的皱皱巴巴的了,但你就是不想直视Steve那双眼睛。你怕你对他的胆怯,爱意还有许许多多你自己都道不明的情绪一股脑的从眼睛里跑出来,被他那双深邃的眼睛吸收。

  “看着我,回答这个问题。”他的语气仿佛上了一层霜。

  你抬头,仿佛鼓起了多大勇气似的,注视着他。金黄的头发在昏黄的灯光下依旧耀眼,那双蓝色的眸子正充满怒气的盯着你,汗液顺着颈脖留下,敞开的衣领下的锁骨随着呼吸起伏。啊日,太他妈好看了。你想着,觉得今晚怕是又跑不脱做梦梦到他了。

  你咽了一下口水,你总不能说:您是我春梦对象,我想亲您吧。

  你迅速想了想如何正确表达内心想法却不被过肩摔。然后你走上前亲了他的唇一下。蜻蜓点水一般的,不敢带任何个人感情色彩在里面的,浅吻。

  接着你立马向后退了一步,紧闭着眼睛,生怕被打,“这就是我全部想说的。”
 

  他看着你像偷尝禁果的小孩,面色微红,紧张得要命,他轻笑。

  “抬头,看我。”他走过来,捧着你的脸亲了下去。不是那种过分缠绵的吻,而是带有强烈的侵略意味,如同他和你近身格斗那样毫不留情。他疯狂咬着你的唇,舌头伸到你的口中疯狂的搅动着,像是要把你整个人都揉到他的骨血里。

  等你喘不动气了他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你,把你黏在额前的碎发拨开,跟你说:“今晚来我房间。”

  “那……我室友怎么办”你面对着这突如其来的说不上是激动多一点还是胆怯多一点的事件,手足无措。

  “交给我。”他笑着揉了揉你的头发。






点我呀☆













  你是在你房间里醒来的。

  醒来后你看了眼放在床头的钟,比规定时间早起了半小时。

  熟悉的房间,刺眼的晨光,沉重的身子。昨晚的疯狂还历历在目。

 
  你正挣扎着起身时,Steve推门进来了。相较你的酸软无力,Steve简直是精神焕发。

  “Morning,girl.”他轻轻帮你和上门,走到你床边摸了摸你的脸。

  “Morning”你有气无力的回答他,顺便拉着他的大臂打算起身。没想到他好像没意识到这点,你一拉他就向你那儿倒去。

  你身上传来若有若无的沐浴露味儿,和他的一样。那是昨天事后他带你去洗澡时留下的味道。

  “怎么?欲求不满?”他像是没想到你的东西一样,吃惊过后又开始调侃你。

  “不不不不,绝对不是”你再次羞红了脸,只好拿被子挡住你自己。

  “我是过来给你上药的。”他一把扯下你的被子,晃了晃手里的药瓶。








——tbc


下期!

下期就有你们期待已久的黑化梗了!!!

写得我快秃了QAQ

打滚卖萌求评论

拒绝白嫖!

零评我就弃坑了哼!!!